远征军中唯一走出野人山的女兵:靠战友尸体引路

发布: 2010-12-31 09:52  | 来源:未知 | 编辑:4908.com | 查看:
 

核心提示:路边的棚子里躺满了死尸,刘桂英和她的男友夜里找不着棚子住,就把那些死尸往旁边挪一挪,他们就睡在死尸旁边。

       很多死尸上都爬满了一寸多长的蛆,再加上蚂蚁咬嚼,蚂蟥吸血,大雨冲洗,死尸很快就会变成恐怖的白骨。一路上白骨累累,正因为有这么多白骨指引方向,刘桂英和她的男友才没有迷路。

中国远征军(来源:资料图)

 

本文摘自:《军事文摘》2006年第6期,作者:庄严,原题:《惟一走出野人山的女兵》

远征军被迫闯进“绿色魔窟”

 

       抗日战争爆发后,刘桂英同几个热血青年一起报名参加了中国军队新22师。她被分配到野战医院,成为了一名女护士兵。1942年为了保卫滇缅公路,中国政府抽调了10万精兵组成远征军奔赴缅甸和英美盟军协同作战,联合抗日,刘桂英就是这10万名战士当中的一员。

 

       到达缅甸以后,中国远征军浴血奋战,沉重打击了敌人的嚣张气焰,但是后来因为英军配合不力,远征军陷入了腹背受敌的危险境地。5月上旬,中英军队开始撤退。日军切断了远征军的归国通道,少数战士跟随美国统帅去了印度,大部分战士在杜聿明将军的带领下被迫进入野人山,准备从那儿绕道回国。

 

       野人山位于中缅印交界处,绵延千里,纵深200多公里,山上乔木遮天,终年不见天日,猛兽成群,蚂蟥遍地,传说还有野人出没,当地人把这片方圆数百公里的无人区叫做野人山。1942年6月,数万名疲惫不堪的远征军战士走进了野人山,开始了他们的“死亡之旅”。

 

       刘桂英、何珊、笑春、孙月霞、王苹这5位护士班的女兵紧跟在队伍后面徒步前进。

 

       进山10多天以后,热带原始丛林的雨季到来了,天天都下着倾盆大雨,道路泥泞不堪,战士们举步艰难,下山的时候就在泥水里滚。有一次,刘桂英眼睁睁看着一个班的战士一起被山洪冲走了。

 

       军部那张地图也不管用了,战士们经常是走了好几天又回到原点。在这片原始森林里,他们迷失了回国的方向,回家的路出乎意料地艰难而漫长。

 

       一个月后,部队开始断粮了,有几名战士被活活饿死了。杜聿明只得把驮物资的100多匹战马都杀了。战马吃光以后,大家就开始吃皮鞋,吃皮带,就连手枪套也成了他们的食物。当这些东西全都吃光以后,大家就只能够靠树皮和草根来维持生命了。

 

战友惨死,坚强女兵无处话悲哀

 

       在这条险象环生的死亡之路上,死神紧紧地尾随着战士们,随时都在伺机吞噬他们的生命。

 

       一天,刘桂英和何珊搀扶着笑春一起赶路。走着走着,刘桂英和何珊突然想去解手,笑春便独自一跛一跛地往前走。过了三四分钟,刘桂英和何珊听到前方传来一声凄厉的叫声:“救命啊!”等她们抬头看时,只见一只恶狼已经叼着笑春往前拽。

 

       闻声赶来的营长一枪打中了狼的后腿。狼扔下笑春仓皇逃走了。她们跑到笑春身边,发现笑春的颈部动脉血管已经被狼咬断了,血流如注。几分钟后,她就离开了人世。

 

       越往山林深处走,山林就越显得阴森恐怖;这时,更加可怕的事情发生了。

 

       瘴气开始在军队里肆虐横行,成千上万名战士倒下了。路边和草棚里堆满了战士们的尸体,尸体散发出恶臭的味道,闻之使人晕眩。同伴们一个接着一个的惨死,5名女兵只剩下刘桂英和何珊两个人了。不久后的一天,何珊因为吃了有毒植物而腹痛难忍,山里又下起雨来,何珊开始腹泻和发烧,泻出来的全都是黑水,臭味也不正常。她躺在那儿,一动也不能动了,病情越来越严重。

 

       临终前,何珊对刘桂英及其男友说:“你们要争取回到祖国,把我们到缅甸打仗和穿越野人山的经过告诉国人,我们是为国捐躯,我们是爱国青年。”看着战友离去,刘桂英的眼睛湿润了,她用颤抖的声音说:“就是死我也要爬回祖国的土地上去死!”。

顶一下
(4)
100%
踩一下
(0)
0%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本周TOP1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