戊戌变法的实干者张荫桓(2)

发布: 2015-02-05 09:15  | 来源:未知 | 编辑:4908.com | 查看:

  夭折的“昭信股票”

 

  这时候詹事府右中允黄思永递上一个“集股济用折”,建议国家发行“急公股票”。张荫桓一把抓住。从他的《戊戌日记》中可见:
 

  正月,十一日,“常熟候商速议黄思永‘集股济用折’。名曰‘急公股票’,余易以‘昭信’”。会后张荫桓即“电北洋(指李鸿章)询制造票式”。十四日,“户部加班,具奏‘昭信股票’事”……乃决定发行“昭信股票”白银一万万两。由初议、到定案、到报告光绪皇帝,共用四天时间,可见张荫桓对发行“眧信股票”的积极。二十六日,恭亲王奕訢“认股三千,报效二万两。”股票哪来的“报效”?张荫桓好心建议他“将报效之数一并认股”。这位糊涂涂的“恭邸”竟是“怫然曰:‘果尔,则并二万不捐’……”开头就不祥。
 

  二月,初二,“常熟衡论昭信股章程”。初三,张荫桓“遂重订一遍……改正各款”。十六日,再“与常熟论昭信股票事……”
 

  昭信股票很快得到发行。
 

  可是发行“昭信股票”刚始旗开得胜,大学士、户部尚书翁同龢就打上了股票的主意。四月初四,翁竟然提出要“商拨七处厘金,纯动昭信股款。”翁同龢要用“昭信股票”的股金,抵国家税收的不足!这还能叫“股票”?
 

  张荫桓一时哭笑不得,恳切向翁同龢谏言:“如此抵拨,不特各省以为儿戏,恐外国亦以为笑。昭信股非岁入之款也!”
 

  “常熟谓:将奈何?余告以原订昭信股办法,拨出岁增五百万的款,现计昭信股断难足额,暂留百万,余四百万拨抵七省盐厘,似尚可行。”他说他已经答应,一定要动用白银四百万两的“昭信股票”股金,抵七省稅收的不足!县官不如现管,浑浑噩噩的“翁常熟”比糊糊涂涂的“恭邸”可怕!然而,“谁官大谁表准”,可贵的“昭信股票”、中国股票之滥觞,就这样轻易被翁同龢毁掉。
 

  不愿为而为之

  清廷在中日甲午战争中惨败,墙倒众人欺,一个又一个帝国主义国家接踵而至。为了求得国家的稳定图存,张荫桓到处去干他不愿干的事。
 

  先是向英、德借款。昭信股票被毁,有一笔日本债务到期要还,朝廷又让张荫桓去借外债。既是燃眉之急又是朝廷之命,他不想借也得借。据张荫桓的《戊戌日记》,他去求英国人赫德代说合日本公使宽限还期。“日使力言政府不能展缓还期之故,而荐荷兰使代商借。”李鸿章“傅相即函订荷兰使明日来”。荷兰公使来晤而借款不能落实。张荫桓只得再“约赫德至东院商借款,赫德以抵款有着,可办到。”翁同龢对赫德的乘人之危恼火,户部再议却还是“将散,常熟袖出两折,手写《淞沪厘》、《宜昌盐厘》两款,嘱余往商赫德”。七天后赫德有了准信,“常熟约子斋与余访赫德商借款,遂同赴户部筹拨货厘、盐厘各数”。次日“子斋来,言已将抵款交赫德,携回草合同稿,常熟留阅”。后经“恭邸颔之”,“户部公核合同”,翁同龢到赫德处“将底稿订明”,“李鸿章阅稿以为周妥,便促早日画押”。次日正式签订借款合同,李鸿章在场。这就是英、德借款的全全过程。
 

  让张荫桓感到伤心的“尤甚者”,是他奉命跑腿办事、李鸿章、翁同龢定夺,胡孚宸却独参他“借款图私利,不借便宜之债,而借息扣极重之债”。
 

  接着是出头与德国交涉胶州湾事。其实徳国早在一年前就出兵强占了胶州湾,这时又来滋事。从张荫桓的《戊戌日记》中可见:
 

  正月二十三日,德国公使“海靖索议山东铁路,自胶澳至济南,又自胶澳经沂州至济南;又中国自造山东铁路须与德先商,否则胶即德兵不撤。真无礼之甚”!“枢中约会议德事,同僚咸集奉宸苑直庐。恭邸询商办法,默无可否”。“余言先电吕镜使(驻德公使吕镜宇)询外部,果能一了百了,即与海使议结。恭邸颔而去。同列陆续散。余就里间起电稿,傅相就观。脫稿后常熟增订数字,交总办带署译发”。
 

  二月十四日,“常熟来言,奉派偕合肥与德使画押。”张荫桓喜:“余获免,亦意外之幸”。“两点钟德使来,恭邸出晤,各堂陪同而出……合肥、常熟画押钤印……”签约前多亏张荫桓纠正了中国官员“治格赴胶澳勘界,所携界图竟将胶州画入德界,若不重阅,误莫大焉,甚矣……”
 

  再是出头与俄国帝国主义交涉旅、大租借事。年初原议向英、俄借款,后来改为向英、德借款,俄国很快找上门来,从张荫桓的《戊戌日记》中可见:
 

  二月十一日,“午正赴署,与邸枢各堂接晤俄代办,系旅、大借岛事。俄代办行后,常熟促拟国电电旨及许、杨两使电。促迫之甚,幸能了之。”二十一日,“合肥约午初来晤,谓常熟顷过访,述口敕奉派与余商论俄事。余以须候竹筼来电,刻难与俄参赞晤商,且枢中迄无办法,从何说起?合肥出示说帖,谓曾示常熟不肯担当,须明早至大公所晤恭邸。余以寒疾不能往为辞”。二十八日,“总办送来军机交片,余与傅相奉派与俄使面议”,这已是君命难违!当日俄使来,“常熟、受之(崇礼)、筠丈与余出晤,傅相亦到”。
 

  三月初一,“余言合肥:‘ 以奉派俄事,毁我两人而已。’合肥谓:‘同归于尽,何毁之意云?’少顷宣召……”初二,又“蒙召见……问及俄事”。初三,“与俄使论条约,灯后始散。常熟在坐,旅大船墺、局房合肥欲索价,常熟合之”。初五,“总署具奏俄租旅、大折……本日奉派与俄使画押;不专派合肥,余初二力辞不获!”,初六,“同合肥与俄使画押”。之前张荫桓争取了“金州厅城不画入俄租界,极费力而定。然已孤悬如寄矣!”
 

  而胡孚宸弹刻胶州湾、旅大租借丧权辱国又是独指张萌桓,也使他感到“尤甚之……”
 

  风雨飘摇,内外交困,张荫桓纵有经天纬地之才,独力也难回天,变法之夭折,清廷之崩溃,也是历史必然,再多的实干家都挽救不了。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相关推荐
精彩推荐
江青往事:文革中有名无实的第一
文革时的江青 当毛泽东病倒时,在他身边护理的,除了
徐志摩陆小曼炽烈情书:我愿跟你
徐志摩与陆小曼 我再不能放松你,我的心肝,你是我的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本周TOP1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