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将许光达的“文革”岁月

发布: 2011-01-19 11:03  | 来源:未知 | 编辑:4908.com | 查看:

许光达,1908年生,湖南长沙人。先后任装甲兵司令员、国防部副部长、中共八届中央委员。1955年被授予大将军衔,获一级八一勋章、一级独立自由勋章、一级解放勋章。作为共和国开国大将,作为在共和国武装力量发展过程中有着重要建树、功勋卓著的一位革命家和军事家,那不容侵犯的神圣与庄严,却在十年文革的浩劫中被亵渎了……

1966年,风云突变风暴起

19669月,率中国军事代表团去欧洲访问的许光达一行回到北京。机声隆隆,相伴着高音喇叭的叫喊声,打倒资产阶级司令部打倒中国最大的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”……声音格外刺耳,机场四处也贴满了红红绿绿的标语。看到这些,许光达一行神情漠然,谁也没有吭声。

回到家中,许光达不像往日出访归来那样高兴,而是闷闷不乐的,一进门就坐在沙发上想着什么。当高声喇叭里打倒刘少奇打倒邓小平的吼叫声再次传来的时候,许光达拍桌而起,一股怒火冲了出来。他不停地在房间里来回踱步,等怒气渐渐平息后,他又坐下来,向妻子邹靖华打听道:“最近还听到一些老同志的消息吗?邹靖华说:“最近外面风传贺龙和彭真搞二月兵变’……”说完,邹靖华拿出几张红卫兵小报递给许光达。

许光达接过小报一看,上面有727康生的讲话摘录:“今年二月,北京市彭真这个大黑帮,他们策划政变!”“贺龙私自调动军队搞二月兵变,在北京郊区修了碉堡。

胡扯!许光达十分气愤,把小报一扔,什么二月兵变,这事我清楚。原来,1966年春北京军区从外地调了一个团给北京卫戍区,主要是承担民兵训练、维护社会治安的任务。卫戍区曾为此到北京大学、中国人民大学等高校借房子给部队暂住,学校没同意。就是这么简单的事情,怎么变成二月兵变,还把彭真、贺龙硬扯进去呢?真是欲加之罪,何患无辞!

这时,许延滨、沈燕和曾正魁回来了。许延滨是许光达的独生子,此时是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的学生,同红卫兵串联,回到了北京;曾正魁是北京钢铁学院的学生,许延滨的未婚妻;沈燕是许光达的养女,正在北京外国语学院学习。刚才,他们到北京大学看了大字报,又发现了不少新闻,见许光达回来,就迫不及待地向他讲述起红卫兵的战果来。

许光达皱着眉,打断他们的话题:“在无产阶级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,会有两个司令部吗?你们天天喊造反有理,造谁的反?你们年轻,见过的事少。凡事要多动脑子,多问几个为什么!

听许光达一说,三个青年刚才的那股热情一下给问没了。在以后的岁月中,他们再也没有去参加红卫兵的造反运动了。

尽管许光达不让孩子们看大字报,但他自己却只能从大字报上了解社会动向。原来,许光达虽为中央委员,却很少看见中央文件,也很少参加中央会议。

 

 

随着运动的深入,一向庄严的装甲兵机关大院,也开始受到红卫兵的冲击。大院内,机关办公楼下到处贴满了大字报,不同派系的人不分黑夜白天,也不顾饥饿与疲劳,无休止地辩论着,争吵着。

1128,工程兵学院的红卫兵派出代表来到装甲兵机关,找到许光达,提出要和装甲兵的造反派们一起,在院内开批判大会。红卫兵提出要批斗装甲兵黄政委(黄是刚从工程兵调来的),他们说黄政委在工程兵学院工作期间,生活作风不检点,有不少三反言行,过去没有人敢惹,现在机会来了,也该清算他的问题,还坚持要在批判大会上给他戴高帽子、挂牌子。

许光达说:“会可以开,有意见可以提嘛,注意大的问题,至于生活作风,我们党委会可以开会处理。

经过协商,许光达和红卫兵们达成如下协议:当晚在装甲兵礼堂开大会,由工程兵学院的红卫兵发言,许光达和装甲兵领导同志都到会参加。

晚上,批判大会开始后,红卫兵代表刚发完言,突然从主席台的两侧走出几名红卫兵,拿出纸糊的高帽子要给受批判的黄政委戴上。许光达见情况有变,当即起身制止。红卫兵们用力推开许光达,并高声斥责。

你们不守信用,你们还是军人呢,这么无组织无纪律!要戴高帽子,那就先给我戴上好了!许光达边说,边上前去抢高帽子。激动的情绪,无法抑制的愤怒,使许光达心脏病突然发作,倒了下去。

全场哗然。台上的人忙着抢救许光达,台下的人闹闹嚷嚷。许光达被送到了解放军总医院。经过医务人员的紧张抢救,许光达才慢慢恢复了知觉。

造反派们并没有就此放过许光达,他们带来一副对联,要贴在许光达病房的门上,遭到护士的拒绝后,他们就把对联贴在许光达家的大门上。上联:小将造反有理;下联:老将理应支持;横批:造反有理。

顶一下
(1)
100%
踩一下
(0)
0%
精彩推荐
徐志摩陆小曼炽烈情书:我愿跟你
徐志摩与陆小曼 我再不能放松你,我的心肝,你是我的
张国焘谈贺龙入党:他是土匪 不
核心提示:谢武申:周恩来他们来了以后,就觉得他是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本周TOP10